用戶登錄
  • 用戶名:
  • 密 碼:
  •  
  • 注冊
  • 汽車導購
  • 品牌文化 Brand culture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品牌文化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文章出處: 新浪汽車    發布時間:2015年02月10日

    在這個物質生活逐漸富足的年代,個性化定制在人們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變得越來越重要,追求品質更是獨特生活方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我們沉醉于梅賽德斯-邁巴赫《Old School, New Money》的新時代定制風格之時,我們不妨讓梅賽德斯-奔馳540K,帶我們追憶一下從戰爭年代就已經開始的高端定制。

    Friedrich Geiger
    Friedrich Geiger

    梅賽德斯-奔馳540 K(代號Type W24)生產于1935年至1940年之間,它的首次亮相是在1936年的巴黎車展上,這部由Friedrich Geiger設計的車型可以算是500K的進化版本,提供有雙座敞篷版、四座Coupé以及七座帶有裝甲車身和防彈玻璃的豪華轎車版本,可想而知,這款專為當時首腦人士定制的高端車型也是當時尺寸最大的一部汽車。

    梅賽德斯-奔馳500K
    1935年款梅賽德斯-奔馳500K

    540 K延用了梅賽德斯-奔馳500K身上的直列8缸引擎,只是排量被提升到了5,401cc,通過兩部壓吸式化油器完成吸氣,最大功率在115馬力。車名中的字母“K”是Kompressor的縮寫,這也意指其動力系統中還附帶有一部魯式機械增壓器,它既可以讓駕駛者在短時間內進行手動控制,也可以在全力加速的情況下,切換至自動換擋模式,搭配四速或選裝五速手動變速箱將動力輸出至后輪,最高三檔帶有同步嚙合,讓換擋過程更為平順沒有異響,最大功率輸出可以達到180馬力,極速也相應被提升至170公里/小時。此外,真空助力液壓制動系統可以讓車輛完全在駕駛者的掌控之中。

    梅賽德斯-奔馳540K和500K采用了相同的底盤結構,不過540K明顯要比其前任更輕,這主要歸功于新款車型受到了當時Silver Arrows賽車的影響,因而將之前大梁式的矩形框架用橢圓管狀部件替代,只不過在輕量化之后如此一臺龐然大物的體重也要在2.5噸左右,所以其百公里29升左右的油耗也倒可以理解。

    源自于1933年款奔馳380上的雙叉臂式獨立前懸掛,和雙鉸接式擺臂結構后懸掛被540K車型沿用,同時四個車輪處都采用了螺旋彈簧減震器,而這種兼顧舒適性和操控性的懸掛配備,無疑也彰顯著梅賽德斯-奔馳在造車領域一直扮演著引領者的角色。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為了迎合消費者們的個性化需求,540K曾經提供過三種衍生車型底盤,兩款3,290毫米的長軸距版本,只是動力版本和車身輪廓有所區別,以及一款2,980毫米的短軸距版本,長軸距版是將普通底盤的散熱器改為安置在前軸之上,提供有四個側面車窗四座的Cabriolets B(敞篷B)和兩扇側車窗的Cabriolets C(敞篷C)以及旅行版和轎車版。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短軸版主要指雙座的Cabriolets A(敞篷A),與長軸距版本的區別是,其底盤之上的散熱器、引擎、座艙空間以及所有后方的模塊,都被裝置在前軸靠后185毫米的位置。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我們在之前的《演•異》欄目中也提到過,早年間其實大部分豪華汽車品牌都只是完成底盤的制造,而由第三方車身制造公司完成車輛的最終組裝。不過,梅賽德斯-奔馳當時希望可以像那些獨立車身制造廠一樣,為身份特殊的客戶提供高端定制服務,即在自家的辛德爾芬根(Sindelfingen)工廠獨立完成540K的制造,當時工廠的掌門人的威廉•哈斯佩爾博士,為此還組建了一支由1,500位資深工匠和技師組成的龐大團隊來制造540K。也正因如此,只有70部540K是由獨立的車身制造商自己打造的,車主包括Erdmann& Rossi、Mayfair Carriage以及華納兄弟電影公司的Jack Warner等。而所有這些車款,可以說都采用了當時最為卓越的材料和制造工藝,同時產量只占到同時期奔馳全部汽車產量的百分之一,可想而知540K的售價也只能讓大多數人望塵莫及。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1939年伴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讓準備推出5.8升引擎版本的提案無奈被擱置,當時可能僅僅打造過一部原型車,1940年,伴隨最后兩部540K底盤的制造完成,這部帶有些許傳奇色彩的車型也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期,之前剩余的一些底盤,繼續被車身制造商們加工成型,不過從1941年到1943年之間,基本上已經很少再有廠商打造這款車。

    特別版轎車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在所有生產出來的普通版和敞篷版梅賽德斯-奔馳540K車型中,曾經有12部基于3,880毫米長軸距底盤打造的特別版車型,被輔以“Special”字樣,而所有這些車當時都是為納粹集團定制的,全部為六座敞篷轎車。

    由于這些特殊的車輛均需要進行裝甲防彈改造,因而采用了De Dion的后懸掛,這同時也讓整車重量變得相當高,所以最高時速僅為140公里。

    1942年5月,有消息稱有人要在布拉格刺殺德國納粹黨黨衛隊重要成員之一海德里希(Reinhard Tristan Eugen Heydrich),所以當時的帝國總理府(Reich Chancellery)為大臣和首腦人士都標配防彈車輛,除了擁有20臺大型的梅賽德斯-奔馳770s之外,同年又額外訂購了20部540K,全部為雙門防彈版本, 并于次年再次訂購了17部同樣的540K,其中一部還被希特勒當做禮物送給了當時的克羅地亞獨立國傀儡政府總理Ante Pavelić,二戰結束后,這部車終被繳獲,并相繼成為伊凡•克拉亞契奇(Ivan Krajacic)以及約瑟普•布羅茲•鐵托(Josip Broz Tito)的專屬座駕。

    “藍雁”(Blue Goose)

    1936年,梅賽德斯-奔馳發布了一款540K的特別版,定名為540Ks,這款車基于2,980毫米的短軸版打造,車身采用了精致的工藝悉心完成,當時的售價在28,000德國馬克,比普通版本車型貴了6,000德國馬克,僅生產過32部。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1937年,帝國元帥赫爾曼•戈林(Hermann Göring)訂購了一臺540Ks(540K Special Roadster),并選擇了自己鐘愛的藍色車身,同時兩側車門上還帶有自己的家族族徽,車款車的門板同樣經過了護甲處理,同時采用了防彈玻璃,后來這款車也被人們稱為“藍雁”。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1945年5月4日,美國101空降師“嘯鷹”進入阿爾卑斯山腳下的貝希特斯加登地區(Berchtesgaden),并這部屬于納粹空軍首領的防彈車繳獲。后來,美軍少將麥克斯韋•泰勒將軍(Maxwell Taylor)將其作為軍用指揮車在西德使用,戰爭結束之后,“藍雁”也為美國國庫所有,被海運至華盛頓,并作為戰利品環繞美國,參與到慶祝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系列活動中。1956年,這臺車在馬里蘭州阿伯丁試驗場舉行的一場拍賣會上被美國陸軍拍賣,當時的最高競拍價為2167美金。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1958年,“藍雁”又被賣給了一位從事獸醫工作的私人收藏者George Bitgood Jr.,他將這臺車改換成了黑色涂裝,并搭配鍍鉻細節裝飾,作為私藏品,Bitgood僅在1973年,于康涅狄格州達勒姆舉辦的一次縣級交易會上展示過它。2002年6月,在Dr Bitgood死后,“藍雁”被他的家人在101空降師重聚活動上展示后出手,不過成交的條件之一是將其復原成就像在Berchtesgaden剛剛被發現時一樣。

    戰爭年代的高端定制 梅賽德斯-奔馳540K

    盡管有著優雅的線條和卓越的手工工藝,但在那個戰亂頻發的年代,梅賽德斯-奔馳540K的命運難免坎坷,而這也讓幸存的車輛在眾多歷史瑰寶中,成為了一顆閃亮的珍珠。

    出自辛德芬根工廠的梅賽德斯-奔馳500K(342部)及540K(419部)綜合量產情況:

    底盤70部;

    敞篷版28部;

    四門轎車23部(主要為500K);

    雙門轎車29部(主要為540K);

    Coupé 12部;

    Autobahn Kurier 6部;

    Roadster 58部;

    Cabriolets A 116部;

    Cabriolets B 296部;

    Cabriolets C 122部。



    標簽:品牌文化   奔馳

    版權保護:為了保障著作者權益,請本網轉載信息所涉及的有關權利人,主動向本網importcar.com.cn提交權利人身份證明材料,以方便我們支付稿酬,或有其它異議請知會我們將及時撤下轉載文章。
    收藏】【打印】【關閉
    盛世牡丹官网